首页
 > 

学前教育

 > 正文

北大教授张海霞:IEEE的决定挑战全世界科研人底线

  • 编辑时间: 2019-10-13


新京报快讯(记者 冯琪)5月29日晚,针对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禁止华为员工参与杂志编审一事,张海霞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这远远背离了作为一个学术组织的基本准则,挑战了全世界所有科研人的底线。”


5月29日,一则网传为IEEE发布的邮件被曝光,邮件中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


据悉,IEEE为全球性非营利性跨国学术组织,致力于电子、电气、计算机、通信等领域的科研,具有较大影响力;旗下有《IEEE Transaction》、《IEEE Magazine》等众多学术期刊杂志等。而华为有多位研究人员在该机构担任学术职务。


曝光的邮件中显示, IEEE声明“根据IEEE FAQ文档第12项,我们不能使用华为员工作为期刊欧博平台的同行评审过程的审稿人或编辑。”并声称可以让华为员工留在编辑委员会,只是不能处理任何文件,直到华为从商务部黑名单中删除。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遵守这些新规定……如果目前有论文被分配给华为员工,请建议他们寻找替代者……”


网传IEEE发给其学术期刊编辑的邮件截图。


消息爆出后,有不少微博网友直呼“说好的科学无国界呢?”该事件在学术圈也引发讨论,南京大学教授周志华在朋友圈发布评论称“赤裸裸地干涉学术”。


新京报记者发送邮件给IEEE方面,核实上述邮件的真实性,但截至发稿时间尚未收到回复。


当日下午,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在其研究室官网公号AliceWonderlab发布声明,申请退出IEEE期刊编委会。同时,公布了写给IEEE候任主席的一封邮件(公开信)。张海霞表示, IEEE下令禁止华为专家参与期刊审稿一事远远超出了一个可以接受学术人的底线,“作为IEEE的会员和期刊编委,我申请退出我所在的两个IEEE期刊的编委会。”


张海霞在其研究室官网公号AliceWonderlab发布声明。


5月29日夜间,张海霞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看到这个消息时,非常愤白金会怒和震惊。张海霞称,从看到消息,到给IEEE主席的公开信发出,大概用了两个小时。但对于退出的决定,她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必须要这样做,因为这挑战了我的底线。”


■对话


“在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学术组织信誉崩塌”


新京报:你能否确认网上流传的IEEE邮件截屏的真实性? 


张海霞:我没有收到邮件原件,但我认为事件百分之百真实。那封邮件明显是在一个小圈子里发送的,不可能大范围发,因为太丢人了。


新京报:目前你发出的邮件是否得到回复?


张海霞:有一个编辑回复九乐棋牌了邮件,他不在邮件发送的小圈子里,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他同样很震惊。他是协会其中一个杂志的主编,在美国工作。


我发出了三封邮件,目前另外两封,包括给IEEE主席的邮件还没有得到回复。


新京报:你认为具有如此影响力的学术机构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张海霞:我觉得一定是受政治胁迫。因为一个科学家、一个做学术的人,绝对不会主动去做这种事,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不会。


新京报:所以你认为这并非IEEE机构自身意愿,而是由于外界压力?


张海霞:对。


新京报:退出的决定对你个人会有什么影响?


张海霞:对我个人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在学术界的立足之本并非是靠参加一两个组织,而是靠在科研上有什么真正的贡献、解决了什么问题、同行是否认可。


新京报:你当初加入IEEE的初衷是什么?


张海霞:我攻读博士学位时,周围很多老师同学就都是IEEE的会员。这个国际学术组织会组织学术会议、有学术期刊、各种活动,锻炼和帮助还是挺多的,所以我就加入了。


后来在里面工作一直中华娱乐觉得非常好,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一起工作,大家在职业操守上、专业性上都很好,这是个非常好的平台,所以我也鼓励我的学生加入。


但我没有想到它会是一个被政治利用的平台。


新京报:你看到这个消息时的感受是什么?


张海霞:很愤怒,不可以接受。接着就是震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觉得这远远背离了学术组织的基本准则。


IEEE不是一个小组织,它在全球各开元棋牌地有几十万会员。有很多跟我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我们白金会一起组织国际会议、举办杂志,与全世界各地的学者成为朋友。今天的情况不仅是对我的挑战,也是对全世界所有科研人的挑战。 


新京报:为什么?


张海霞:做科研,是要做客观问题的科学表达,而现在IEEE的做法变成了开元棋牌一个政治表达,它就不科学、不客观,不是科学家该干的事了。


新京报:目前在学术圈对此事是什么态度?身边朋友、师生有何反馈?


张海霞:今天我的朋友圈都炸了,都是一边倒的支持。今天来自新加坡的一位教授给我发来信息:“我们同意你的观点,也强力支持你的做法,我今天为中国人感到骄傲。”他是IEEE另外一本杂志的编委。


新京报:你认为这件事会对学术界产生什么影响?


张海霞:在国内、国际都会产生很坏的影响。一个在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学术组织分分钟倒下,信誉崩塌。当一个学术机构本身就不公正不客观的时候,还讲什么学术呢?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新京报记者 冯琪 编辑 潘灿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