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前教育

 > 正文

掇树花传承人郭生林:让文化古树开新花

  • 编辑时间: 2019-10-15

  记者 郝莹玉 通讯员 仝辉

  滚烫的铁水泼洒在古城墙上,瞬间炸裂开来,万朵金花如同瀑布一般从半空倾泻而下,其壮观程度不亚于燃放烟花。 这铁树银花、 璀璨夺目的壮观景象,就是绽放在上千度高温铁水下的掇树花。

  阳原县揣骨疃村掇树花是一项历史久远的民间技艺,为了传承文化精髓,今年73岁高龄的郭生林,对掇树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缘。几十年来,守住技艺、传承当地民间文化。

  掇树花绽放光彩

  正月十四的揣骨疃镇文化广场上,瑞雪飘飞,人头攒动,第四届揣骨疃民俗文化节红火开锣,洋洋洒洒的雪花非但没有影响群众观看的热情,反而给阳原大地带来新春的期盼,大家都盼着一睹掇树花的精彩。

  表演正式开始之前,在舞台上代表当地民俗文化的堡子李城墙后,一架高高的炼铁炉已经早早烧起了旺火,负责掇树花表演的“艺术总监”郭生林老汉正在和炼铁工人查看着炉温,准备着铁料,炼铁炉安全范围外满是取暖看表演的群众,一切井井有条,忙而不乱,轰轰的火苗直冲云天,映照的大家红彤彤的脸,一派喜庆。

  “每个袋子都不要装的太满,要不不好泼洒。”郭生林边叮嘱往编织袋装沙土的帮手,边给准备上场的徒弟,仔细检查演出时穿在身上的防火服, “沙土是用来撒在舞台上的城墙下,防止高温铁水把地面烫坏,沙土粗了盖不住,细了怕风吹。”检查了第二遍的安全着装后,郭生林又带着徒弟,检查掇树花用的木勺。

  “这木勺讲究可大了, 得白金会用柳木的,柳木属阴,能吸水,短时间能耐住高温铁水。”自从2016年开始恢复掇树花表演,又重拾老手艺的郭生林就特别重视表演之前的安全问题,总是不厌其烦,查了又查,确保表演万无一失。

  郭生林手拎木勺,头戴草帽,反穿羊皮袄,和3名徒弟站在舞台上。只见他用柳木勺舀起一勺滚烫的铁水,掇向仿堡门而建的城墙上, “啪”的一声,立即迸溅出璀璨夺目的万朵钢花,犹如火树银花,繁星点点。他麻利地舀起第二勺、第三勺铁水,连续掇了6勺后,三个徒弟轮番上阵,一簇簇铁花在墙上绽放,射出夺目光彩。

  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不仅有周围乡镇的村民赶来观看,远在天津、内蒙古、石家庄、保定等地工作的揣骨疃人也赶回来寻觅乡愁、重拾儿时记忆……

  五百年传承至今

  郭生林今年73岁,回想起时隔40多年掇树花的场景,仍然唏嘘不已,早年间揣骨疃村里有很多村民会掇树花,他的父亲和爷爷也是掇树花艺人。20岁时随父亲学掇树花表演。 “那时候条件差,烧炉都用小高炉,掇树花也没有固定场地,随便找个结实的高墙就能掇树花。”郭生林说。

  掇树花白金会费力气、危险性高,很多艺人都不愿意继续掇树花,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揣骨疃村的掇树花表演一停就是40多年。 他最后一次掇树花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如今,村里能掇树花的老艺人只有郭生林一个人了。

  为了把掇树花的手艺传承下去,郭生林把手艺教给了儿子郭承志,还收了两个外姓徒弟。3个徒弟都喜欢这个手艺,也乐意跟着郭生林学习掇树花。一场掇树花结束后, 郭生林已经满头大汗。 “年龄大了,心有余力不足啊!盛京棋牌我年轻的时候,一点不比他们年轻人差。”郭生林说, “掇树花传承几百年了,不能到我们这里让手艺断了根,我现在的任务是把手艺拾起来、传下去。”

  司炉工邱永成从18岁开始跟着师傅为掇树花烧铁水。邱永成说: “最早的时候烧炉没有吹风机,4个小伙子同时拉大风箱,才能烧炉炼铁。后来有了柴油机带动的吹风机, 烧炉容易了一些。”今年村里再次掇树花,邱永成就带着几名村民负责司炉。为了树花掇出来漂亮,邱永成还特意设计了一座炼钢炉,并在生铁中加入了其他原料一起炼铁水。炼钢炉最高温度能达到1380℃,掇树花的铁水需要的温度是1100℃以上,所以一包铁水要在15分钟内掇完,否则就会冷却凝固。

  据揣骨疃村党委书记杨海滨介绍,远在北魏时期,揣骨疃的一个铸造作坊在一次铸造结束后,工匠无意中将勺子内没用完的铁水泼洒在墙壁上,当时正值夜晚,铁水变成星星点点的金花,绚丽夺目。受此启发,正月十五村里进行社火时,偶尔将铁水泼洒在墙上,以增加节日气氛。掇树花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

  “掇树花表演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的说法,融化的铁水为金;使用的柳木勺子为木;使用柳木勺子前在水中浸泡,这又涉及到水;融化铁水自然需要火;树花落地跟土融合。最重要的还是人们通过掇树花来企求风调雨顺、 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万事如意。” 郭生林说起掇树花如数家珍。

  创新中发扬光大

  “随着当地民俗文化节的名气越来越大, 掇树花、 走旱船、 背阁、 车车会等当地特色节目, 让更多的外地人对阳原深厚的文化底蕴产生了浓厚兴趣, 表演的老艺人们也是 ‘身价倍涨’,之前有演艺公司来 ‘挖’传承人郭生林, 开出了几十万的年薪, 但郭大爷就想着为家乡作贡献、 给父老乡亲们表演。”对于郭生林大爷的家乡情怀, 揣骨疃镇党委书记薛源竖起了大拇指。

  自打从父亲手中接过柳木勺的那一刻起,每逢正月十五,郭生林就会持勺来到老城墙前,白色的木勺伸进铁水,火苗子瞬间就蹿了起来,每一勺铁水泼洒到城墙上时,一颗颗红色铁水珠就像万朵金花,顺着城墙四散开来,火花此起彼伏,错落有致,人群中的叫好声不绝于耳。每每此时,都是郭生林最开心的时候。 然而,1974年后, 由于种种原因,掇树花就被搁置了。郭生林的木勺一放就是42个年头,带给村民无数欢乐的掇树花表演,只能留存于村民的记忆当中。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郭生林没有想到,时隔42年之久,2016年他还能再次掌勺,重拾技艺。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责任,那就是不能在我们这一辈儿让古老技艺断了根,我要做好培养新人,传承好技艺,将掇树花在创新中发扬光大。

  当天表演结束后,郭生林边收拾道具边给热心群众讲解掇树花技巧,有人问: “郭大爷,你没琢磨过让这老手艺走上更大的舞台?”

  “琢磨过啊,我还想走出国门呢,听说2022年冬奥会在张家口崇礼举办,我要是有机会能去表演一场掇树花,配上大舞台灯光, 树花掇出来肯定更好看。也让外国人见识一下咱们中华老祖宗的技艺。”

  当提及已有500年历史的掇树花如何做到创新发展? 郭生林说他也琢磨过, “我想向懂化学方面的炼铁专家请教,看能否加入新的材料配比,合适的炉温,打出彩色的铁花?这样会让传统技艺掇树花表演更丰富、更有层次性。”说到下一步想法时,这位70欧博平台多岁的老人满脸憧憬。

  记者手记

  守护文化,寻求创新

  郝莹玉

  阳原县揣骨疃掇树花是一项历史久远的民间技艺,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为了传承文化精髓,村里唯一的传承人郭生林老人,几十年来,守住技艺、传承当地民间文化。把村民期盼的掇树花活动重新呈现给观众,让村里的节日气氛更浓,更祥和,让在外的游子们记得这一份乡愁,增加一份对家乡的怀念。

  时间是最忠实的记录者,每一步探索和每一刻精彩都留有印记。几十年来,掇树花传承人郭生林的想法很简单,掇九乐棋牌树花传承几百年了,不能到我们这里让手艺断了根,自己现在的任务是把手艺拾起来、传下去,并且将掇树花在创新中发扬光大。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没有文明的接续传承,就没有文化的繁荣创新。绝大多数非遗文化传承都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有很多非遗传承人年事已高却面临后继无人的状况。而在这方面,郭生林又是幸运的,他现在有3个徒弟乐意跟着他学习这一传统手艺。

  “开元棋牌保护非遗传承人就是保护和发扬传统文化。”在此我们也希望,相关部门应加大对非遗传承的支持力度,并且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办传承培训班,扩大传承队伍,鼓励青年人学习濒临失传的传统艺术。我们也可喜地看到,郭生林在守护传中华娱乐统文化的同时,也在积极努力寻求创新突破。

  我们提倡文化创新,可不能将此作为噱头。祖国传统文化内涵丰富,我们一边要致力于研究、建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保护好优秀传统文化,一边要诠释好、传播好优秀传统文化,这样才能让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在人民大众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传统文化的发展和传承也影响着下一代人的文化素质培养,需要整个民族共同坚守。